鑫配网股票配资平台www.zzxyf1688.cn

股牛网股票配资平台www.032658.cn 亚太药业实控人陷窘境:子公司失控亏20亿 净利降1096%

202003月16日

股牛网股票配资平台www.032658.cn 亚太药业实控人陷窘境:子公司失控亏20亿 净利降1096%

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子公司失控,净利下降1096%,亚太药业(维权)实控人陷窘境

  来源:富凯财经

  富凯摘要

  9亿买来子公司,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导致CRO业务停顿。

  作者|幕恩

  排版|十一

  自从2019年的最后一天,亚太药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调查,成为《证券法》修订后第一个被立案调查的公司后;紧接着于2020年1月,公司银行账户再遭冻结;目前,公司实控人夫妻所持股份中近90%亦被冻结。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亚太药业开始失控。

  子公司失控亏损20.69亿元

  3月14日,亚太药业发布2019年年报称,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0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5.84% ;营业利润-20.6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956.84% ;利润总额-20.70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957.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6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95.57%。

  公告显示,公司于2015年12月以现金9亿元收购的上海新高峰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因未履行公司对外担保事项正常决策程序,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且2019年经营业绩突然出现大幅下降,公司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但是管控工作受阻,子公司无法恢复正常运营,失去控制。而受该事项影响,证监会以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为由,对公司及上海新高峰原实际控制人任军进行立案调查。

  不仅如此,子公司的失控更导致公司CRO业务停顿,财务状况持续恶化,公司预计未来无法产生维持正常经营所需现金流入,公司确认投资损失12.40亿元;此外,公司亦终止由子公司光谷亚太药业投资建设的“武汉光谷新药研发公共服务平台建设项目”,对相关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计提减值准备3.19亿元;对原上海新高峰管理层引进的“生物制品1类新药重组人角质细胞生长因子-2(RHKGF-2)”及“重组人角质细胞生长因子-2滴眼液”等项目也计提了减值准备2.18亿元。

  从公告来看,亚太药业于2019年12月2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对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峰”)及子公司失去控制。

  公司表示,2019年11月25日,公司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被被阻挠。目前派出的工作组未能接管上海新高峰、上海新生源及其子公司共10家公司章、证、照等关键资料。

  同时,公司还表示,上海新高峰及子公司部分电脑损坏,重要资料遗失,部分核心高管员工相继离职。对于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实际经营情况、资产状况及面临的风险等信息,亚太药业也不知晓。

  据悉,2015年亚太药业以9亿元现金购买了GreenVillaHoldingsLTD(以下简称GV公司)持有的上海新高峰100%股权。同时任军以1.13亿现金认购亚太药业定增,获得亚太药业2.03%股权,并进入亚太药业董事会。

  早在2019年10月28日,亚太药业曾公告称,公司自查发现上海新高峰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生源”)存在违规对外担保情况。但任军认为,上海新生源不存在违规担保事项。

  从上述可知,公司早已察觉子公司存在问题,但让人不解的是,公司却于2019年11月16日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表示“公司能够控制上海新高峰”。不成想,一个月后,公司就变卦发布了“子公司失控”的消息。

  实控人之女早已套现离场

  除了子公司失控外,亚太药业的实际控制人也出现资金问题,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已遭到质押和冻结。

  2020年2月21日晚,亚太药业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陈尧根及其一致行动人、配偶钟婉珍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4124万股遭法院司法冻结。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股份冻结早在2020年1月7日就已发生,然而陈尧根和钟婉珍却并未披露此事,直到亚太药业近日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才得知。可以说,亚太药业此次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信息披露比实际司法冻结日期晚了一个多月。 

  据3月1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近日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获悉控股股东浙江亚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集团”)及其子公司绍兴柯桥亚太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房地产”)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

  公司称,本次控股股东亚太集团及其子公司亚太房地产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的主要原因系:亚太房地产将其所持有的公司16,000,000股股份质押给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绍兴柯桥支行为浙江亚太集团有限公司融资进行质押担保,质押权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绍兴柯桥支行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向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由此冻结了上述股份。

  公告显示,截至3月14日,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尧根其配偶钟婉珍所持有公司股份已全部被质押和冻结,这部分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达到8.99%。

  从上述可见,亚太药业不仅身陷巨亏的漩涡,控制人也面临资金短缺的窘境。富凯君发现,在3月13日公司发布年报前夕,公司股价一路下滑。目前,公司股价已从2月初的10.25元/股直降触底至今年来的最低价5.54元/股。截至3月13日,公司股价最后报收5.79元/股。仅1个多月,公司股价遭遇“腰斩”。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下半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控人的两个女儿陈奕琪、陈佳琪早已大幅减持手中股份。

  有数据显示,2018年9月25日―2019年3月18日,陈奕琪、陈佳琪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2000万股,套现2.59亿元。彼时,公司股价在15元/股至20元/股左右波动。

  不仅如此,就在亚太药业预计2019年全年将大亏的三季报发布之前,陈奕琪、陈佳琪也曾打算减持手中的股份。

  2019年9月21日,亚太药业公告,陈奕琪、陈佳琪因个人资金需求,拟分别减持不超过800万股。不过,这份减持方案随即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要求亚太药业是否可能存在信息泄漏及股东“精准”减持的情形。此后,2019年12月4日,陈奕琪和陈佳琪终止了上述减持计划。

  在医药股大涨特涨的情况下,亚太药业却跌出了多年来的最低价,这让投资者担心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忧心公司在实控人和业绩皆出现问题的情况下会有退市危险。

  此外,还有投资者担心公司实控人能否保住手中股份,公司是否会有易主风险。

  面对投资者的种种猜测,公司的未来走向尚不可估,但如果公司管理层再不采取行的话,风险将不可测。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王帅

考虑到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冲击,以及近期油价的急剧下跌,加拿大央行于3月13日周五宣布紧急降息50个基点,将关键利率降至0.75%,3月16日开始生效。

(原标题:波音去年飞机净订单创近16年最差,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空客)

  黄金难成避风港 上海金ETF又扩容